小文

博客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1744570394

【渣翻】【爺狸】神が神さま神隠し!(神明將神明神隱)


原作是 しなぎ id=61162



這篇是同田貫因為嫉妒,所以把三日月爺爺神隱的故事

審神者是位JK(女高中生)(偏差値約40左右),喜歡在稱呼同田貫的時候,後面加碰(ポン)。


這篇內容沒有R,所以我想應該沒問題。翻譯的不好請見諒,請當作是消遣看看就好!








「我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」


同田貫後悔了。雖然後悔了,不過卻無可奈何。


一開始是些微的嫉妒。


三日月的周遭、身邊,有許多美麗的刀劍。


夢幻風貌的鶴丸,容姿端麗的小狐丸,樸素雅緻的石切丸,面貌精悍的岩融,舉止可愛動人的今劍。還有從豐臣的治世時就在一起的,奢華的一期一振和秀麗的骨喰!


就算是每天被歌仙說不懂風雅的同田貫,也能理解美醜這種事。也知道就連說著這些話的歌仙,也有著莊嚴的華麗。知道自己所有的同伴們,都擁有各自不同的美麗。只是如此而已,沒什麼興趣,也沒有說過這種話,連表達的形容詞也不知道。



爺爺的周圍,很適合美麗的東西啊。



這樣脱口而出的人是審神者。



心臟緊縮了一下,冷汗流下。審神者有點大聲的自言自語,大致上是和作為近侍的自己搭話之前的步驟。




「因為在那之中選擇了狸貓碰,三日月宗近的愛好也相當獨特」


如同預料的一樣,用笑容仰望身為近侍的自己的表情,同田貫的舌頭像凍結一樣,一動也不動。


愛好獨特。啊啊、沒錯,即使妳不說,我自己也是最有自知之明的。所以,就算被她提起這個話題,他也能平靜的回敬。


冷卻發熱的胸口,回她「吵死了」,她會說「你不否定嗎」開心的奸笑。



囉哩八嗦的、吵死了、否定什麼的,根本辦不到…



眼神落到自己滿是傷痕的手掌,在心中叫罵。




「狸貓,怎麼了。一副不高興的樣子?」


深夜,三日月來夜訪。每天晚上來的時候都會說,好可愛、心愛的、只屬於我的狸貓,美麗的望月等等,這些在同田貫的腦中,無論如何也難以理解的話語。他是真的年紀大了,雖然身體很年輕,不過已經有老花眼了嗎?是還是風雅過頭,腦袋不正常了?


在三日月眼中映照出的世界,今晚也是美麗的沒有一絲陰影。同田貫對自己內心的污泥移開視線,說出否定的話語。


「沒什麼,什麼都沒有」


「不能隱瞞我啊。你、是被主人欺負了吧?」


「!?…被、被欺負什麼的,才沒有那種事!」


同田貫拼命的隱瞞,卻被輕易的看穿了,美麗的手掌,輕柔的包覆住他變的通紅的臉頰。瞳孔中微笑的三日月,逆向的瞇起。


真可憐,但是我已經先確實的替你報仇了。他說著,親了一下。你看,這個扇子,被角打到的話會很痛,爺爺用這個回敬她一下了。又親了一下他的眼睛。因為那個女孩也很喜歡戲弄狸貓呀。在鼻尖又親了一下。狸貓真是受歡迎,爺爺都嫉妒了。在他親到嘴唇的咫尺之前,他用厚實的手掌遮住了。


「停止,停下…那種事,別說…!」


「怎麼了,即使被女孩子駁倒,你的可愛也不會改變」


「才、沒、有…!」


想要否定,卻被他強行擠進的舌頭纏住,同田貫內心的不滿,在成形之前,就原封不動的被收納進三日月的胃袋中了。狸貓不管是吃哪裡都好甜,三日月陶醉的笑著。


覺得腹中這份黏稠的感情很甜之類的,他的愛好真的很獨特。一邊順著他的動作,同田貫一邊這麼想著。




契機是什麼呢?好像是,偶然聽到在遠征地點遇到的刀劍們所說的謠言。也說不定是在演習處提心吊膽的審神者們的閒聊也說不定。


神隱。


「這附近的審神者,終於被神隱了」


即使是今天,同田貫擔任近侍的審神者還是笑嘻嘻的。說著可怕的事。


「神隱」


神隱。


咚的,意識到胸口的石頭落下了。



「沒錯。原本,政府打算在任期屆滿前,從刀劍身邊拉開那個孩子。真是愚蠢,至少等到屆滿之後,說不定就不會有所留戀了」


「誰知道呢。會做出那種事的傢伙,說不定一開始就打算這麼做了也說不定」


「說不定真的是那樣。會被相當貪戀的。也不是只有審神者,刀劍男士好像也會被神隱的樣子」


「啊?同伴之間?即使不這麼做,也會待在一起呀」


「哪。不是有人說過,男人的嫉妒容量,是女人的五萬倍嗎」


「…………沒聽說過」


「這是漫畫的台詞啦。會想神隱對方的人,一定是不想讓其他的人看到吧…,但是」


在這裡,話語中斷了一下。



「你要小心喔」



我什麼、都沒有說。她也什麼、都沒有聽到。


眼前的審神者。身高大概只到自己的肩膀,是個年輕的小姑娘。年紀甚至還不到二十歲。


可是,以前,歌仙說過,女人能輕易的識破男人的謊言。特別是像我們的主人這樣年輕的女性,對初期就存在的刀劍,同田貫的胸口,像刀子一樣的伸出食指,忠告著。


看著主人的瞳孔。沒有任何染色,通透的眼球,美麗的濃茶色安靜的凝視著我。



感覺胸口的石頭,沉甸甸地更加沉重了。




「怎麼了,又被欺負了嗎?」


「…所以、我說過了,才沒有…」


今晚也很勤奮,性情溫和爺爺,笑咪咪的進入室內,看到同田貫的臉的時候,表情變黯淡了。但是連那樣的表情也很美麗。


變得很討厭。骯髒的自己,和太過美麗的三日月。


儘管如此,也不想讓他離開,抓住他的手,擊潰心中想要大叫的想法,像咬住他一樣的親吻著三日月的嘴唇。如果距離這麼靠近的話,就不會讓三日月的眼睛,看見自己難看的嫉妒模樣了,不能讓他看到自己的那種樣子吧。


是因為月之瞳孔的焦點模糊了的關係嗎,還是哭了? 就這樣不明不白的,沉溺於戀情之中。



同田貫的刀一點都不美,是誰這麼說的呢。


在散落的文獻中,有被罵粗俗不風雅不美麗的,也存在認為正國這個刀銘,在同田貫的流派中,是稱的上是美術品的非常美麗的刀劍。不管哪邊都是同田貫的評價。也是同田貫一派的顯現,全部體現到這個身軀之上。刀不是美術品,是武器,遍布的傷痕一點都不美,但是,儘管如此,我有兜割成功的武勳。因為同田貫這樣述說的身姿,瞇起眼睛的審神者和刀劍們還不少。


這裡的審神者很喜歡同田貫。


不僅僅是同田貫,還有三日月、三条也是,粟田口、備前、来、村正、堀川、虎徹,有刀派的、沒有刀派的,都很喜歡。我喜歡大家,全部都很有魅力。並不會因為美醜偏頗。美麗、漂亮、勇敢、帥氣。她沒有專業人士鑑別刀劍的眼光。只是,我覺得閃亮的刀劍,不管是哪個,都一樣很漂亮啊。讓我拿看看,嗯,大家都好重,就只是這樣而已。

對他的抱怨,和認真的地方都很中意,剛開始覺得很可怕,融洽之後,感覺卻相當的輕鬆,真虧你能當她的近侍呀。連歌仙也楞住。連那樣的部分,大家都很喜歡。

因此同田貫也不了解自己為何自卑,三日月確實是容貌不同,但是我為何會那樣的煩惱。


只是、


「啊啊,三日月瞄準了人家的近侍」


像這樣,少女的直覺注意到了。所謂的瞄準,不是指立場,而是他這個對象。


而且也注意到身為她近侍的同田貫,也戀慕著這把美麗的刀,這是少女的直覺。


如果她不是審神者的話,現在還是花樣的高中生。是有敏銳感受性的年紀。也是熱衷戀愛話題的年紀。


從他們二人感情好到非比尋常的相處模式,明明沒有對她報告,不過她卻察覺到了。


尋求戀愛話題的女子,並不在意性別什麼的。對她來說,只是朋友交到男朋友了,那樣程度的事情而已。





因為最近同田貫的表情很陰沉,所以揶揄了一下他和三日月的戀情,但是反應不太好。


如果做的太過火的話,會再吃一記三日月的扇子拍擊。她知道三日月周圍的反響。同田貫對神隱這個單字的反應,要小心,她的話語中含有不要真的把三日月神隱了的意思。應該不會吧、她想。



那個同田貫,會妒火中燒之類的。



少女的察覺能力很敏銳,不過她自己本身卻非常樂觀。


從隔天開始,沒看到三日月的身影,也想著爺爺又去徘徊了。


比起這件事,她反而在想,要如何逗弄那個表情明顯黑暗的近侍笑出來。



「哪,主人,最近好像都沒看到三日月さん…」


最快注意到這件事的人,是無視身為女性的主人,管理著廚房的燭台切。


其次注意到的是,雖然不是近侍,卻也好好的負責本丸管理的長谷部。然後是常常找爺爺一起玩的短刀們開始在騷動。


意外的是,三条的諸位反而什麼也沒有說。


「爺爺?不是又去徘徊了?」


「已經三天了!?完全沒有來吃飯…」


「有吃哦,我總覺得,有種他肚子吃的飽飽的感覺傳達過來」


審神者的力量,還在持續,雖然不能完全釋然,但是沒事就好,…在他離開房間的時候,想到另一件事回過頭。


「啊、對了,同田貫君,你、最近臉色很差,不要緊嗎?」


「…沒事,不用管我」


「嗯,被那樣說的話,反而會很在意」


「人家也在一瞬間,以為我的近侍是大俱利伽羅嗎」


「啊哈哈。啊、這個,是慰勞品。要對大家保密喲?」


「啊,好好喔—人家也要—?」


「主人要節食吧?」


「你還真是用很棒的聲音說出這種話呀」



收下燭台切給的很香的小包袱,同田貫今天的臉色也很差。


所以決定今天讓他早點下班。


「好好的休息一下」


注意到那個身體明顯的搖晃了。




──怎麼辦,應該怎樣做才對,為什麼我會做出這樣的事。


像被歌仙斥責一樣,儘管如此,像是想隱藏持續激烈跳動的心臟一樣,以粗暴的步伐走向房間。


──那傢伙一定發現了。其他人也一定在懷疑了。什麼時候會被說出來。這個秘密什麼時候會被揭發?

同田貫發出腳步聲,不安的站在自己的房間前。原本就不多的神氣,由於做了不擅長的事情,就快要用盡了。嗖地打開房間的拉門。打開,進入。


突然的,空氣改變了。


這裡是小小的,同田貫正國的神域。




「噢噢,狸貓!我等你好久了!靠過來一點」


「………爺爺…」



同田貫的臉,今天也是一副快要哭泣的表情,三日月心情愉悅的撫摸著他的臉。



「怎麼了?是又被審神者欺負了嗎?真是個壞女孩啊」


「~~~,所以、都說了不是,不是不是不是!」


「那是怎麼了,狸貓的心情不好?來、讓爺爺安慰你」



三日月宗近,被關在同田貫的神域內。纏繞在他的頭和手、腳、肩膀、身軀、全身的線,是同田貫的神氣。三日月好像完全不介意全身纏繞到鬱悶程度的線。僅僅只是、憐愛的,用微笑迎接回到神域的主人。


十疊一間,這是給予三日月的空間。


同田貫的神氣束縛住三日月,關進自己熟悉的房間。如果三日月只是普通的人類的話,說不定可以作出和本丸同樣大小的神域。可是對象是天下五劍,要把靈格比自己還要高的對象關起來,這個大小已經是竭盡全力了。


可是,這樣狹小無聊的房間裡,有為了讓三日月舒適一點,所放置的小香爐,和給人幽玄寂静感覺的屏風,及多種多樣的小東西散佈著。


不管哪個,都是同田貫以神氣所製作的,是同田貫想著三日月,為了他竭盡心力製作的禮物,這讓三日月喜不自禁。對於用稀少的神氣,笨拙的努力著,讓自己留在這裡的同田貫的嫉妒心,對於三日月來說,實在是非常可愛的愛情表現。纏繞全身的是同田貫的愛情,被關在這裡也是因為同田貫的愛,因為這裡有同田貫,三日月已經盤算要繼續待在這個愉快的空間裡。



第一天,覺得很驚訝。想離開田貫的房間,卻出不去。同田貫不在房間,也沒有留下說明,只是注意到纏在自己身上的神氣。所以就這樣,乖乖的等同田貫回來。後來,總算回來的同田貫,卻只是沉默的抱著他,三日月就這樣抱了他。


第二天,心情非常愉快。同田貫說了,不想讓其他的人看到你,所以把你神隱了,你說不定已經無法離開了。我就回應他,反正都這樣了,你直說就好了,同田貫吃驚的表情,實在非常的可愛,又抱了他。


就這樣,第三天,今天的心情也十分愉快。同田貫快要哭泣的臉,難得的不知所措的表情也是。好想抱,不過忍耐住了。看著他那快要哭了卻沒有哭的表情,就十分滿足了。




同田貫擔任主人的近侍。是相當的受到重用,很忙碌的身分。


神域裡沒有時間流動,就算只是一時的,同田貫離開的時候,三日月就會很無聊。同田貫不希望這樣,所以贈送了很多小東西,但那些愛的分身也只能讓他多忍耐一段時間。終究還是比不過他本人。


所以,當他比平時還早一點回來的時候,他就立刻靠過去。把為自己製作了這個牢籠的可愛刀劍,束縛到自己的臂彎中這個更加狹小的牢籠裡。



「呼呼、抓到你了。今天不會讓你離開了」


「…被關起來的人,是你才對…」



同田貫無力的說著,等著他接下來的話。


這三天,同田貫的神氣已經減少了許多。纏在身上的咒縛也變成像是用頭髮製作的一樣微弱,三日月慎重地在不切斷的情況下,小心的捆在自己身上。奮不顧身的纏繞在他身上的眷戀之情,今天也讓三日月充滿幸福甜蜜的心情。想著同田貫今天會說嗎,不過只聽見他小聲啜泣的聲音,看樣子他今天也不會說那些,三日月放心的把同田貫大口吃下。


同田貫的臉色變得更糟糕了。




二週了。真虧你能撐下來。


「狸貓呀,已經到極限了吧」


小狐丸用充滿驚奇和同情的眼神說著。


「你的神氣已經幾乎用盡了吧?也差不多該停止了,不然會死的喔」


被他告戒的同田貫,臉色變得烏黑。關於三日月失蹤的事情,審神者以沒問題的勸阻大家,因此稍微意識到的人,都只是靜靜的關注狀況。說不定是認為刺激頑固的閉口不談的同田貫反而會更危險也說不定。


但是,小狐狸丸也說了,那個已經是極限了。同席的審神者也有同感。


即使是同田貫應該也了解吧、沒錯。



不過。


「…出、…不去…」



孱弱的聲音,甚至會讓人懷疑這個人真的是同田貫嗎,小狐丸疑惑的反問。


「什麼話?還想獨佔那個男人嗎——」


「不是的!是真的出不去!真的!!」


對他意外的告白,小狐丸和審神者二人也沉默了。



從這裡返回文章開頭。


同田貫後悔了。三日月宗近,天下五劍是擁有強大神力的刀劍,不可能會一直被自己束縛住。感覺到自己的神力已經快要用盡,是第五天的時候。光是這樣就已經是竭盡全力了。


神隱之所以會實行,是因為些微的嫉妒。二人在臥室纏綿的時候,三日月說出鶴丸的名字。像啃咬一樣的接吻,怎樣、狸貓、雖然鶴丸不在,有沒有被嚇到。連那樣的戲言都讓人焦躁不已,所以他把三日月束縛在自己的房間裡了。


雖然知道作法,可是沒想到這麼做的一天真的會到來。被自己心中的感情擺佈,把心愛的美麗神明,關在自己的房間,要說一瞬間沒產生支配慾是騙人的。



第一天,他就後悔了。三日月對回到房間的同田貫,用和平時一樣的笑容迎接他。對三日月那沒意識到情況的模樣感到悲傷,儘管如此,還是好喜歡,不想放開,所以沉默的抱著他。就那樣被他抱了。


第二天,也還在後悔。因此對他坦白了。不想讓其他的人看到你,所以把你神隱了,說不定你已經無法離開了。他會對自己感到驚訝嗎,但是,就算這樣,也不想放手。至少想把他關到神氣用盡為止,怎麼能讓他離開。可是,反被他說你就直說就好了,驚訝的張開口。哪個世界裡,會有願意讓自己被關起來的神明。在不禁啞然的時候,又被他抱了。


第三天,非常的後悔。很想哭,不過他連哭泣的資格也沒有,因為全部都是自己的責任。被他低聲說了不管怎樣都沒關係,我很想和他說,希望能一直在一起,但忍耐住了。結果被他抱了。


第四天,全身沒有不後悔的時候。是審神者說了什麼嗎,同伴們不知為何全部安靜下來了,不過,本來就個性認真的同田貫卻煩惱不已。被說了明天要出征,所以可以早點回去。又被他抱了。一邊祈禱不會被注意到這件事,一邊偷偷的哭了。



就這樣,到了第五天,已經是後悔的極致。


收到審神者的指示來到戰場,在戰場奔走時,他卻不在自己的身邊。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是自己把他神隱的。被一瞬間的不協調感分心,手臂受到不淺的傷。如果是脖子的話。萬一,自己出了什麼事的話、那個地方、那個人會怎樣呢。


事到如今才注意到那樣理所當然的事,同伴們都非常擔心臉色發青的同田貫,那場戰鬥很快就撤退了。


只是輕傷就撤退。而且在那樣的情況下,也不發一語的同田貫,讓同伴們更加擔心了。



「我明白的,我喜歡那個人在戰場微笑的身影,這種事必須停止了」


一邊述說著這幾天發生的事,以懺悔代替淚水的同田貫,至今小狐丸和審神者都沉默著。同田貫不在意的繼續說下去。


因此第五天,從戰場直接回到房間的同田貫說了。


「爺爺,夠了。已經很足夠了」


他一定會擺出難看的表情吧。讓他配合著我的胡鬧,又擅自的說想結束。做出了這樣的事。就算那柄美麗的刀說要分手也是沒辦法的。


儘管如此,對他不會再度站到戰場上這件事覺得討厭。即使他的身邊以後沒有自己的位置。



「抱歉。被我的任性束縛住。所以、已經、」


「那是指,我可以從神域離開了?」


「…啊啊,沒錯。已經,可以出去了」



「原來如此,我明白了。但是我拒絕」



「…哈?」



停了一拍,同田貫又重問了一次。



「不要、我不是說了。我要待在這裡。因為待在狸貓的裡面,感覺很好啊」



三日月躺下了。


你在說什麼呀,這個爺爺。同田貫疑惑的跟不上他。


三日月回過頭,用手呼喚他過來,他猶豫的靠過去,



「你的束縛,簡直像絲線一樣」



以食蟲植物抓住昆蟲一樣的速度,被他抓住,又被抱了。




「爺爺,這樣果然是錯的。快點從我的神域裡出去」


「噢噢好過份,對自己的戀人置之不理」


第六天,試著把他推出去,卻被他哄著安撫。又被抱了。


「快點出去!這麼小的神域,是你的話,應該很簡單就能破解吧!你是沒聽到嗎,你這個老糊塗!」


「我不是都說了不要嗎。不行喔,神氣減少很多了」


第七天,他即使被罵也不在意的灌輸了神氣。突然溢出的神氣太強烈,所以吐出來了。被他照顧之後,又被抱了。


「哪、你真不想出去嗎…你也是刀劍吧?對戰鬥不會感到留戀嗎」


「但是我對和狸貓夜戰比較感興趣」



他把我說的話攙雜了其它的東西後回覆我,又被抱了。過了一週之後,我已經放棄了數次數。


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即使不注入神氣,神域也會被維持住。三日月好像會補強。與其這樣,還不如當初沉默的解除神域就好了,不過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

由狸貓製作,由我注入神氣。呼呼,這是我們二人的愛巢呀,從身後被可惡的笑著的三日月抱住,就這樣從後面被他抱了。


就算同田貫不回到自己的房間,神域的門扉也會被他隨意的移動,不知不覺的就進去了,一個不留神就被抱了。因為一進房間就突然消失的場面被短刀看見了,短刀哭著說同田貫也被神隱了。就算對他說這件事,他也只會說,那狸貓也只能乖乖的回來了,然後又被抱了。


今天也是,來這裡之前,也被他狠狠的抱了。希望他能放過我。




在同田貫筋疲力盡的說完之後,審神者在顫抖。


會被大罵一頓嗎,會被刀解嗎?但是那樣的話,三日月也會受到影響的,希望能再等一下,要刀解的話,至少要等三日月出來之後,不像樣的抓住審神者,不過被他用這樣虛弱的力氣抓住的審神者,已經到忍耐的界限了。



爆笑



同田貫虛脫的樣子,不管怎麼看也太過可憐了,小狐丸撫摸那個圓滾滾的腦袋。虛脫的仰望小狐丸的同田貫,好像走投無路,不知如何是好的孩子。


就算是他先下手的,但是這也太過可憐了…不對,要說起頭的,應該是三日月才對。我的狸貓好像在吃醋,你看、現在也在看著這邊,怎樣、很可愛吧,呼呼呼的炫耀著,這是他們之間最後的對話。要說是自作自受,同田貫又不太符合。安慰的拍著他的後背,審神者二方配置的其中一個拉門,從那個縫隙,殺氣直撲而來。不在意的繼續拍著他的背,我該怎麼辦才好,同田貫小聲的說著。


他那反覆低語的樣子,實在是太可憐了。


審神者還在哄堂大笑。狸貓碰、那個必須道歉的爺爺!家里蹲啦、什麼的、放過我吧,話說你們也抱過頭了吧,一般和年輕的少女說這種話題是性騷擾喔?太好笑了~!以平時的數倍爆笑著。主人本來就很愛笑,不過要是這個女孩的話,不要說筷子,連從橋上滾下去也會捧腹大笑吧。【箸が転んでもおかしい年頃,形容十幾歲後半的年輕女子,正處於連筷子滾下去這種小事也會感到好笑的年齡】



接下來。



「…那個,爺爺,你不想從狸貓碰的神域裡出來?」


「嗯,沒錯!」


「傷腦筋」


因為注意到爺爺殺氣的小狐丸的耳語,審神者總算停止大笑,往自己房間一角的拉門對話。從打開一點點的縫隙,聽見他悠閒的聲音。和已經只能說單字的同田貫正好相反。

作為看護人員,叫來了燭台切是正確的。他對同田貫進行適當的營養補給。也許是因為他最近睡眠和吃飯都沒有好好的攝取,還是已經連好好攝取的力氣都沒有了嗎,同田貫就這樣,乖乖的吃著他餵的粥。


「啊,三日月さん的用餐沒問題嗎?」


「啊啊,我有吃狸貓了」


「嗚哇,要是這樣的話,必須要讓同田貫吃二人份的食物才行呀?真是的,要早點說呀!」


「抱歉」


一般不會對被神隱的同伴說這種話吧。不過那個個性極其認真的居然也沒有吐槽。這是重傷呀。過一會必須送到手入房才行吧。


「話說回來,宗近,狸貓再這樣下去會死吧?」


「嗯…如果變成那樣的話,只能把魂魄關在神域裡了吧」


「什麼」

「傷腦筋呀」

「人家也會很困擾的」


審神者想起了上次看的非常奇妙的本丸語的墓友。死了也是永遠的朋友…不對,這個情況說不定接近冥婚。ズッ婚バッ魂,發生關係後結婚的靈魂。年輕的少女,忍耐著又往上衝的笑意。要忍耐,一邊撫摸著同田貫的頭一邊說了。


「喏,很困擾呀。爺爺,快點出來。狸貓碰也是,覺得很為難」


「就算是主人的命令也不能聽從啊。狸貓,過來這邊,讓爺爺摸摸頭」


「那麼—…那麼、如果,狸貓碰在戰場倒下,家里蹲的爺爺就不能去幫他了喔!因為自己的原因,害的他搖搖晃晃的也不能幫忙支撐!如果杵君非常的擔心狸貓碰,讓他膝枕,你也無法去阻止他們喔」


「什、」


「話說回來,不聽戀人的願望的男朋友之類的,最差勁了。分手吧」


女子高中生。是謳歌青春的少女。


會支持朋友的戀愛,但是如果讓朋友哭泣的話,無條件一定是對方的錯。


主人的,…不對、被一般人的戀愛論嚴厲地彈劾的三日月,默不作聲。


「狸、和狸貓分手…?」


「分手比較好—。你這樣讓狸貓碰很困擾不是嗎。不管再外表再美形也是個家里蹲,沒出息」


審神者所用的字彙,有一些他不太清楚意思,不過他能了解自己被嚴厲的嫌棄了。『家里蹲』、和『沒出息』,這種人和同田貫一定不相配。


和質樸剛健相稱的是天下五劍,只有那個。


下定決心後,推開拉門。在拉門的對面,不是審神者常常光著腳吃冰棍的走廊,是樸素但卻溫暖的室內。雖然,多少殘留著一些不健全的溫暖。


隔了二週不見的三日月,交替看著審神者和同田貫,嘴巴張開又閉上。


「狸貓…我、那個、…不想跟你分手…」


在拉門的對面,表情困擾的三日月,看起來不安的說著。


「………我也是」


被燭台切支撐,被審神者摸著頭,以這種可憐的模樣,同田貫也以一副感到為難的表情回答他。


「狸貓…!!!!!」


三日月在花瓣散落的同時衝出來,小狐丸為了確保狸貓的生命安全擋住他。



「你、你在做什麼,小狐!太不識趣了!」

「請安靜!如果你現在用力的抱住他的話,狸貓會被折斷的!」

「是那樣嗎」

「總覺得…如果要說是哪一邊的話,被軟禁的人好像是同田貫才對」

「真的呢—」



於是三日月平安的返回世間,真相被隱藏在黑暗之中。


神明的神明由於神明的神隱事件,平安的閉幕了。







「主人~,我被好久不見的三日月さん,突然用扇子堅硬的地方吃了一記!」

「啊—抱歉,這大概是人家害的—」


…除了御手杵以外,平安的閉幕了。








「狸貓、狸貓呀。好久沒做了,把我包覆住吧。得到主人的許可了」


「不要把人說的像包袱布一樣…真是的、拿你沒辦法」


現在也偶爾,同田貫會用僅有的些微神氣,製作出將他們二人封閉起來的空間。


主要是三日月死乞白賴的要同田貫做的。


不管是誰都不會來打擾他們,比本人還要坦率的纏繞住自己的神氣、想沉浸在只有二人的世界裡等等、有各式各樣的理由。


「要是像上週那樣,一直說不想出去的磨著我的話,我以後就不弄了。像那樣的、就是所謂的尼特族喔」


「哎呀,狸貓真是博學多識!可是,我無論如何就是很中意那裡」


原諒我吧。對微笑著的刀,沒辦法的搖著頭,儘管如此,刀的臉上還是寫著喜悅。

結果,最重要的理由,只是他們想確認彼此的愛而已!

審神者也是,想著他們二個現在正在深情纏綿嗎,這種成人的話題,梳理著此次重要角色的毛髮。




…沒錯,順便一提,神氣消耗激烈的時候,偶爾三日月想嘗試一下神隱的時候,會被本丸全體人員出動阻止。


「因為如果是爺爺把狸貓碰神隱的話,狸貓碰就回不來了」


她說的話,讓除了三日月和同田貫以外的全體人員點頭。


同田貫感到疑惑,但光是被三日月那樣擁抱,他就已經忙不過來了。


後日談,據說三日月在大家心目中的信賴度降低了,就只是那樣的話。




「狸貓碰真是的。所以那個時候我對他說過了,要小心啊」







【渣翻】【爺狸】温石 01~07(完)




原作是きのこ id=852382    



野性類戀人(SEX PISTOLS)paro的爺狸。


請注意,三日月有和多位不特定的對象有過關係(不含戀愛要素的)






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<<野性類戀人>>的設定來寫同人文,而且很重要的是,它已經完結了,所以就選這篇來翻,翻譯的不好請見諒,請當作是消遣看看就好!


之前發的又被封了! 真的很不好意思!


http://fmilk1984.blog.fc2.com/


評論有連結

【渣翻】【蒼穹同人】【一總】黒白×系列_01-04(7/24更新)及目次


一騎X總士


原作是水際桑 id=13951556

第1話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xwm.html


第2話 (6/19更新)

http://blog.sina.cn/dpool/blog/s/blog_67fc081a0102wyei.html?vt=4&wm=3049_a111


第3話 (7/7更新)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z3b.html


第4話 (7/24更新)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zry.html




【黑白×系列】目次


01.序章(第1話~第4話)

幕間1:第1回達亞特教會內探險旅遊(第5話)

02.敵對的異形(第6話~第8話)

幕間2:第1回達亞特教會貓耳事件(第9話)

03.薔薇之館(第10話~第13話)

幕間3:第1回法夫那小型化事件(第14話)

04.地下迷宮的少女(第15話~第18話)

幕間4:真壁一騎看到的夏夜的惡夢(第19話)

05.1149定例會議(第20話~第22話)

06.誘拐(第23話~第24話)

幕間5:第1回達亞特化妝茶會事件(第25話)

07.幽靈馬車的傳言(第26話~第29話)

幕間6:『1136實戰部隊』結成(第30話)

08.亞麻色連續殺人事件(第31話~第34話)

幕間7:皆城總士看見的秋天夜晚的悪夢(第35話)

09.1149收穫節(第36話~第38話)

10.不死生物的目擊情報(第39話~第40話)

11.亡靈的騎士團(第41話~第44話)

幕間8:第1回達亞特靈魂交換事件(第45話)

12.石像的眼淚(第46話~第49話)

幕間9:雪祭和澡堂和吸血鬼(第50話)

13.墮落的奴隸(第51話~第52話)

幕間10:染上黑色的人和染上白色的人(第53話)

14.鮮紅的歌劇院(第54話~第57話)

15.教堂之柩(第58話~第62話)

幕間11:從王國來的使者們和花祭(第63話)

16.綁架(第64話~第65話)



這個系列的最後1部「第6部:1150年・夏」會從66話之後開始,作者預定今年十月會完結這部作品。




評論有連結

一總同人文(5/18更新)


【渣翻】【一總】Snow Fairy

原著是プラム0712桑 id=13789580

像日本童話風格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t2c.html




【渣翻】【蒼穹】【一總】龍宮的黑真珠

原作是ゆきどん桑 id=3081692

原著向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twl.html




【渣翻】【蒼穹】【一總】変と変を集めて(R18)

異常與異常互相吸引

原作プラム0712桑 id=13789580

原著向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uha.html



4/23更新


【渣翻】【蒼穹同人】【一總】文でお仕事総士(R18)

以寫作為工作的總士

原作是ひつまぶし桑 id=751240

聲優一騎 X 小說家總士

現パロ  

有R18但貼了就不讓我發,所以只能貼第1部分…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v6q.html




【渣翻】【蒼穹同人】【一總】8月8日恋に落ちました

8月8日墜入愛河  

原作是木星くじら桑 id=543241    

現代パロ + 年下(14 X 19)

一騎 X 總士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wcj.html



5/18更新

【渣翻】【蒼穹同人】【一總】アルヴィスで昼食を【改】

在亞爾維斯的中餐【改】

原作是あゆた桑 id=3243350

一騎 X 總士

原著向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wug.html



【渣翻】【蒼穹同人】【一總】untime

原作是あゆた桑 id=3243350

一騎 X 總士

原著向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x5d.html






評論有連結



【渣翻】【一總】フラワー・アイランド


flower・island



原作是 おーみや桑 id=9550793



本文設定是出自おーみや桑尊敬的漫畫家,川原泉氏の漫画「花にうずもれて」(埋在花中?),對她致敬而寫的,不過除了設定,內容完全不一樣,內容和花語也無關!



一騎 X 總士

原著向
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s6h.html



評論有連結

可愛いばかりのポストイット / 一総 


儘是可愛的便利貼


原作是木星くじら桑 id=543241     


一騎 X 總士

現代パロ
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s6g.html




評論有連結

【渣翻】【一總】フレイヤの実り子 翻譯 

  【本人非日語專業,日文水平不夠,翻譯的不太好,請當作消遣隨便看就好,有錯誤請儘量指正,但請千萬不要轉載!! by小文】

原作是木星くじら桑 id=543241    

是幻想風+異族戀
黑狼族一騎 X 指輪一族妖精總士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rhe.html


評論有連結

【渣翻】【一總】黒白×系列_14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7fc081a0102wrdm.html

明明和第9話差不多,卻不知道那裡有敏感字不能發,請點網址!




評論有連結

【渣翻】【一總】黒白×系列_09

一騎X總士

原作是水際桑 id=13951556



   【本人非日語專業,日文水平不夠,翻譯的不太好,請當作消遣隨便看就好,有錯誤請儘量指正,但請千萬不要轉載!! by小文】



先說明一下,為什麼直接是第9話,這篇同人大概是P站的一總區連載最長的一總同人小說,目前到51話了,還在繼續寫作中,但是也因為太長全部翻譯是沒辦法的。


我翻的這篇是正劇外的歡樂小短篇,所以會先介紹一些人物和世界觀!不過這篇同人真的很長,之前看過的內容也可能會有記錯的地方! (^_^A;)


這部內容主題是驅魔師,所以會發生一些和異形,咒術師,死靈法師等有關的事件,一騎和總士在一個叫達亞特(ダアト,生命之樹?)教會的組織,組織是由人類和吸血鬼共同維護和平,在教會工作的吸血鬼叫聖騎士(Paladin),人類叫驅魔師(Exorcist)。驅魔師身穿白色制服,聖騎士身穿黑色制服。一騎和總士的靈力也是一黑一白。


而法夫那是聖騎士和驅魔師的武器,有不同階段的解放,第1形態是巨大的巨人、第2形態可以變成武器、第3形態可以全身覆蓋成甲冑(目前第三形態只有一騎辦的到)


Sein(ザイン)和Nicht(ニヒト)則是白貓和黑貓,好像是特殊的式神,是總士的助手,會在他執行任務時協助他施咒,也會在需要時靈活的擾亂敵人的注意力,雖然一直待在總士身邊協助他,但主人是一騎。


世界主要有二個大國

【帝國】:人類的國家。世界的東半邊。『樞密院』引導『帝國軍』守護。徽章是『日輪』。

【王國】:吸血鬼的國家。世界的西半邊。『元老院』引導『王國軍』守護。徽章是『月輪』。


一騎是吸血鬼中地位最高,純血中的純血的吸血鬼血脈,被稱為黑曜之君,有量多到像黑洞一樣的靈力(用過頭還會讓Mark Elf受損)和強悍的身體能力,是最年輕16歲成為上級聖騎士的紀錄保持者,目前唯一可以解放法夫那到第三形態的最強聖騎士,濡羽色的頭髮和琥珀色的瞳孔(有時是鮮紅色)靈力感知力很強,就算相隔很遠也能感知到總士的靈力(狗狗?),說總士的靈力很美,不管在哪都能感知到,所以總士一出事常常最快注意到!總士稱讚聖騎士一騎能達到第三形態是奇蹟,但有時也因為他對事情的解釋方式稱他是主夫腦。


總士是被稱為真珠之君的人類的純血,也稱為黃金律,他的血液對吸血鬼來說非常有吸引力,就算是上級貴族的吸血鬼,沒做好心理準備,也會失去心智撲上去咬。皆城家的人原本有很強的占卜能力,但小時候的一騎和總士疑似遭到控制(目前還不明)一騎傷了總士後(兩人因此分開一段時間又合好),總士失去占卜能力並且由於黃金律的特殊體質無法使用法夫那。但靈力和咒術能力高強,能夠在碰到某些物品後讀取過去發生的記憶(因此失神時會被一騎扶住)。皆城家的其他人,鞘和乙姬織姬都是黑髪,而且他失去了占卜能力,因此被某些人諷刺是他皆城鞘的仿冒品。但他的漂亮的亞麻色頭髮和煙水晶瞳孔也常吸引一些反派角色(本人沒注意到)


『真壁紅音』和『皆城鞘』是被稱為達亞特教會的『双璧』的史上最強的聖騎士和史上最強的驅魔師,王國元老院(吸血鬼)和帝國樞密院(人類)公認的『世界最強』是真壁一騎的母親和皆城総士的母親,是教會的final boss。


翔子是上級的貴族吸血鬼,卡農是人類,是羽佐間家的養女(過程不明,但以前好像是帝國的人,好像也是被一騎說服的)真矢是人類,三人感情很好,但都傾心一騎,被劍司私下稱為真壁一騎的專屬後宮,有次一總和三人一起出任務,總士被劍司投以同情的目光,任務中總士自己也數次說出很想回去。


人物從道生、僚那代到美三香那代都有,也有人像慧的姊姊已經因某些事件去世(駕駛員的輩分沒變)所以很熱鬧的單箭頭一堆,但主要劇情還是某都市有異常事件,教會派不同人出任務,大約5話結束,中間偶爾會有1話結束的在教會發生的輕鬆小事件。


とうどう桑因為喜歡這作品,畫了同人圖。https://images.plurk.com/coOcCDEDu0jj3KIHzK1c.jpg


教會是世界唯一的中立都市,吸血鬼和人類共同生活。


它有一個每一話必備的橋段,一騎和總士2人獨處氣氛正好,就在即將接吻的一刻,就差一點點時,一定會被別人打擾,一騎就被總士推去撞書櫃、地板或摔出去等等。


至於為何二人會住一起? 第1話一開場就是旅行的總士看到還不成熟的聖騎士、驅魔師,廣登等4人,要去除靈災卻失手,總士一出手就乾淨俐落的解決,大家在想他是何方神聖時,一騎出場說出他的身份是皆城總士,史上最年少的14歳成為上級驅魔師的神童,2年前行蹤不明,還在大家面前說了「終於找到你了。終於抓到你了。不會再讓你逃走了――――『總士』」的甜言蜜語!?


當然1人2貓是去出任務了,被留下的一騎當然不爽,所以總士的宿舍就遭殃了。

自己的房間化為殺人現場。

之其1,入口大量的請勿進入的帶子用血字標記的靈符們。

之其2,桌子破碎椅子裂開櫃子折斷倒下等,任其荒廢的家具。

之其3,無機質的牆壁插著的菜刀和水果刀和鋸子和剪刀和鐮刀和柴刀和床。

之其4,散佈在房間各處,飛散的不明紅黑液體。閃亮著。

……不、不管怎樣看,不管看了幾次,噴濺的血液和飛沫的血泊————……

一騎要呆立在現場的總士放心,行李都搬到別的地方了,總士頓悟兇手就是身邊的一騎

 總士說作為參考問一下,居住區還有其它的空房,如果他借用其中一個的話…?一騎浮現幸福的微笑捲起袖子說那5分鐘後,居住區就會消失了。所以總士乖乖和他住到樂園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 【9-1】

「嗯……,嗯嗯……,…………,…………哎!?」

早上起床後。自己和床上的非法侵入者的頭上都長出『貓咪耳朵』。

——『中立都市・達亞特』。

世界上唯一不屬於人類和吸血鬼的都市。由達亞特教會負責守護和統治。

——『達亞特教會』。

達亞特身負從靈災中守護人們的職責。集結人類和吸血鬼雙方的聯合組織。

——地下有著巨大的設施『亞爾維斯』。

達亞特教會的本部設施。是在達亞特地下擴張的巨大設施,是失落的科技的產物。

……位於地下的巨大設施『亞爾維斯』上層的一個角落。

有診察和住院等各式各樣的用途,在幾個被設置成醫務室的其中一室。

從棉被和非法侵入者的手臂中跳開,從以不可思議的材質做成的醫療用床跳下,好像脫兔一樣跑到被掛在牆上的大長方形的鏡子,猛然抓住。

「……!?」

睡意被吹走。舒服的些微睏意和睡魔的余韻和想再睡回籠覺的誘惑,全部一口氣吹飛。

……有什麼東西。在頭的上面,有什麼東西。

「哪……!?」

在睡亂的頭髮上面。

在亞麻色的頭髮之間長出的,和頭髮同樣是亞麻色的2個三角形。

被看起來柔軟的亞麻色的毛皮覆蓋的『那個』明顯的是異質。是人類不會持有的東西。吸血鬼也不會持有的東西。但是也奇妙的覺得看起來很熟悉的三角形……。

「「喵—?」」

「啊……啊啊,抱歉。吵醒你們了。Sein、Ni……cht!?」

在我的腳下看起來感到不可思議地歪著頭仰視我的,是白貓的Sein和黑貓的Nicht。

在這2隻頭上一個勁地的動著的2個三角形。

……這個是。

和這2隻貓咪持有的東西一樣的『貓咪耳朵』,為何會在我的頭上也長出來。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再一次。

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,再度凝視眼前的鏡子映照出來『那個』。

……是貓耳。不管從何處看和不管看幾次,都是貓耳。的的確確是貓耳。貓咪耳朵。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慢慢、的。

伸出由於緊張顫抖的右手,戰戰兢兢地用食指和大拇指試著捏那個右側的三角。

「——!」

……好痛。

在頭皮上面的附近有什麼被捏住的觸感。什麼東西被捏住的觸感傳達過來。

……也就是說會感覺到疼痛,這個不是作夢嗎。

一邊重複唸著要是作夢的話快點清醒過來,兩隻手的手指捏住柔軟的貓耳,在那時。

「「喵!」」

「哎!?」

在尾骨附近有奇妙的酥麻感。驚慌的向下看。

Sein和Nicht歡喜的撲過去的是,什麼有濃密毛皮的細長物體。被柔軟的亞麻色的毛皮覆蓋,細長的『那個』,從上衣的下擺露出垂向地板。

「不光是耳朵連尾巴也……」

亞麻色的貓耳和亞麻色的貓尾。

……昨天夜晚,睡覺之前應該沒有的。……與床上的非法侵入者一樣。

從在嬉戲的Sein和Nicht那拿起亞麻色的尾巴,俐落地塞進褲子裡放進去。即使是自己的手抓住也相當地酥癢。這個是弱點嗎?

「「喵—……」」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……表現出打從心底看起來遺憾的臉、發出從心底覺得遺憾的聲音,但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。不受理。

「哈……」

嘆一口氣,眼睛再度看向牆上的鏡子。

在頭上面久坐不去的貓耳。捏也不會消失。到底是什麼東西,疼頭的壓住眉間……在那時。

「嗯嗯……,呼哇……,嗯……早上好,總士」

被從背後伸出的2個手臂抱住。

在我的左邊肩膀放上下巴,在沒見的那段時期稍微長長的濡羽色頭髮搔了左臉頰。

「比平時還晚睡的說,今天起來的真早。……哎?」

鏡中。

呆滯的一直眨眼的琥珀色雙眸。

在頭上有2個濡羽色的三角形的真壁一騎,眼睛圓睜的向我的貓耳伸出手。

「唉?哎……、哎……?……、總士長出『貓咪耳朵』!?」

「…………你頭上也長著喔」



「啊。真的……我也長著『貓咪耳朵』……」

一騎的頭上。

生長在濡羽色的頭髮之間,2個和頭髮同樣的濡羽色的三角形。

就這樣抱著我注視鏡子的一騎的頭上,他也長著被看起來柔軟的濡羽色毛皮覆蓋的『貓咪耳朵』。比作為黑貓的Nicht還更濃密更深的黑色的貓咪耳朵。

「貓咪耳朵……貓咪耳朵嗎……」

「……不光是耳朵而已就是了」

「「喵!」」

「哇!?啊,也長著尾巴嗎?……喂,Sein、Nicht。會癢」

「「喵—!」」

從意識轉向下方2隻的一騎的手臂中溜出,讓出鏡子前方給他們。

走近前方棉被蜷起的醫療用床。

一邊當心著,放進睡衣褲子的亞麻色尾巴,不會被自己的臀部壓到,一邊到醫務室設置讓長期住院用的人使用的,硬一點的客用床坐下。

「「喵—,喵—!」」

Sein和Nicht的眼睛閃耀,往一騎的濡羽色尾巴用全力撲過來。

簡直像發現喜愛的玩具的孩子一樣。本來應該是主人的一騎也不制止,開心的用黑色狗尾草逗弄嬉戲著。白貓和黑貓看起來快樂比什麼都好。

……那麼。

昨晚進入床上時還沒有才對,今天早上起來突然長出的貓的耳朵和貓的尾巴。

……真是的,今後該怎辦才好。

「這個貓耳和尾巴,真的有感覺呢」

「……好像是這樣」

各用一隻手分別撫摸安撫跳來跳去的白貓和黑貓的他,一邊思考著一邊點頭。

和一騎說的一樣,這個貓耳和尾巴身體真的有感覺。

被觸摸時能感覺到被能觸碰,如果被捏會覺得痛,如果被貓咪們撲過來也會覺得酥癢。

今天早上,唐突地長出來的這個貓耳和尾巴中有神經通過的感覺,並且其神經與我們平時擁有的神經確實連接著……這是可以推測出來的。

「Sein、Nicht。等一下我會去做好吃的東西的。好吧?」

「「喵—!」」

好像總算成功安撫好2隻貓的事情的他,也和我一樣上下都穿著睡衣。

……總之不先換衣服的話。

「總士」

隨意穿的拖鞋聲響起,走過來的一騎,在我坐的床上的左邊坐下。

嘎的,無機質的骨架組成的硬床微弱地吱吱嘎嘎響著。

「……!」

「尾巴,不用藏起來。會很不舒服吧?」

「啊,喂……」

只有手的動作很溫柔的他,不容分說的從褲子中拖出亞麻色的尾巴。

迅速的,巧妙的濡羽色尾巴纏繞住亞麻色的尾巴,緩慢地捆住。

「——嗯!」

一瞬間,與發冷相似的奇妙感覺從尾骨附近爬上背部。

「總士的尾巴和耳朵……,膨鬆柔軟的毛色很漂亮,觸感很好……」

「你……,不認真的思考一下嗎?」

「思考,什麼?」

「肯定是這個異變的原因和解決的對策吧!?」

總士對這個不會讀空氣,看起來從心底覺得不可思議地歪著頭的一騎,抱頭了。

……絕對搞錯了。

這個現『教會最強』,教會本部司令的獨生子,吸血鬼的最高血統的長子嗎。

……絕對很奇怪。絕對是搞錯了。

「不是也很好嗎?反正沒有感覺到什麼很壞的東西」

「不是那種問題。好嗎,我們是達亞特教會所屬的上級,嗚哇!?」

甜美的疼痛。頭上左側長出的貓耳,正被一騎輕咬,衝擊讓話語中斷。

……你這傢伙,這樣正體不明的東西,不要放入口中!

「一騎、一……!」

「這種困難的事,等一下再想就可以了?現在……」

濡羽色的尾巴巧妙地纏繞住,在亞麻色的尾巴的根部更加用力地掐住。

像是甘甜的麻痺,有什麼很大的震動從腹部的內部往上衝,忍不住的閉上眼————那個時候。



【9-2】

「「「「總士前輩!一騎前輩!不得了了!」」」」

咔啦,醫務室的門突然很有氣勢地打開,小1歲的後輩4人突然闖入。



「糟糕了!達亞特教會的大家都長出了貓耳和尾巴……,唉!?」

西尾暉和西尾里奈和立上芹和堂馬廣登。

身著便服的晚輩4人瞪圓眼睛的注視我腳下。床前的地板上。

在醫療用床旁邊蹲著,身體由於疼痛苦悶,微微的顫抖著的床上的非法侵入者。

住址是『中立都市•達亞特』中央區的喫茶店『樂園』的2樓,職業是達亞特教會所屬的上級聖騎士兼喫茶店『樂園』的主人,1131年出生1149年的現在是18歲,性別是男。

現『達亞特教會最強』,達亞特教會本部司令的獨生子,擁有吸血鬼的最高血統,『黑曜之君』等的別名。本名是真壁一騎。

「一騎前輩?你怎麼了?」

「沒什麼,上級聖騎士打算對自己的任務偷懶,受到報應了對吧。別介意」

「哈……?」

一邊還在困惑的西尾暉和西尾里奈看向腳下。

坐在地上,不光是本人,連還看不習慣的濡羽色的貓耳和尾巴也無力的垂下。

本人動作的嗎?還是依感情無意識地動著?

……非常的清楚易懂。順便還蠻有趣的。

「嘛,因為這樣,丟到一邊不管就行了。比起那個……」

把視線轉移到前方的晚輩4人。

在地下的巨大設施『亞爾維斯』內,少見的穿著便服的4人……的,頭上和腰附近。

……他們4人也長出貓耳和尾巴。

「你們也是,長出貓的耳朵和尾巴嗎」

「總士前輩和一騎前輩也是!?」

「我們,早上起床的時候著才注意到長出貓耳和尾巴,非常的吃驚……」

「啊。這也是我們驚訝的地方」

一邊披上掛在床邊椅子上的白色制服上衣,睜大眼的西尾里奈她們說出事情的情況,立上也一邊點頭肯定。

後輩們4人也是,各自長出貓耳和尾巴。

他們4人的貓耳和尾巴,也和我和一騎的那樣,各自分別被和頭髮一樣顏色的毛皮覆蓋。

「不是只有我們!」

堂馬的聲音變大。

他把緊握住的記事本用力的捲起,興奮的說出。

「遠見老師和羽佐間老師,要老師和近藤先生和小楯先生和小楯太太,還有……連真壁司令和溝口先生都有貓耳和尾巴!」

「連那2個人都長出貓耳和尾巴嗎?長著貓耳的爸爸和溝口先生……嗚哇……」

爬起上半身盤腿坐在地板上的一騎,毫不客氣地皺起眉頭。

總之好像復活了。比預料中的恢復得更快。貓耳和尾巴也和原先一樣的豎起。

「絕對不想看到,那個。你們看到了現在不要緊嗎?」

「「「「…………老實說,因為實在不能直視逃跑了」」」」

「啊ー、嗯,的確是。不得了了……」

對無力的捂住臉低頭的後輩們,一騎從心底覺得很可憐的安慰他們。什麼呀,這個對話。

而且為何還表達出你對真壁司令和溝口先生無理的指責。真過份。真的是太過份。

一騎,你應該更體恤自己的父親和父親的朋友才對吧?你是那個人的兒子吧。

……今天在可以做到的範圍內,就不要接近CDC了吧。

「對爸爸和溝口先生的貓耳,不能就這樣放置不管。要做什麼,總士?」

「你呀……不,什麼也沒有」

漂亮乾脆的翻臉跟翻書一樣。還非常的直接了當。

對浮現出純粹的疑惑和詢問解決辦法的一騎,在想吐出嘆息前停止並且把話吞下。

把視線轉向前方一騎的頭上。

在濡羽色的頭髮上面堂堂的鎮坐著的2個濡羽色的三角形。1對的貓耳。濡羽色的貓耳朵。

「——!」

做一個深呼吸。進行簡易冥想從腦中抖落雜念研磨精神使之清澄,接著。

眼睛凝神細看『視』。


——『靈視』。

強行弄亂視覺的頻道,強行配合靈氣再設定自己的視覺的頻道,可以看到通常的視覺看不到的靈氣,強行『視』到的手段。

「……!」

一騎的頭上長出的貓耳,『視』到到灰色的光塊。

無機質平坦的灰色的光。三角形的光塊的周圍,灰色的光粉淡淡的模糊的纏繞著。

尾巴也是同樣細長的灰色的光塊,用『視』可以看得到。

寄宿在一騎自身漆黑的光的表面,好像章魚的腳一樣的分支,灰色的光覆蓋在漆黑的光上沒有縫隙的附著……感覺到那種印象。

「是…………『生成』,」

「「「「生成?」」」」

是第一次聽到的單字吧。

對齊整的歪著頭的後輩4人,用『視』繼續看灰色的光回以「啊」的點頭。

「『生成』。是讓身體憑依某種靈的存在的狀態,或指某位人物的單字」

「「「「……?」」」」

從漆黑的光的表面所附著的灰色的光那視線再往上,望著4人。

「……是所謂的『附身魔物』,」

「「「「附身魔物……!?」」」」

眼前的,在黑色的靈力上簡直像海葵一樣附著的灰色的光……濡羽色的毛皮覆蓋的貓耳,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。手指和手指間確實有反應。

「——!?總士,癢癢的,」

「別動一騎!會『視』不清楚!很難『視』!」

「總士—……」

用雙手壓住打算回頭看向這邊的頭,凝神注視。

附在黑色的光上的無機質平坦的灰色。和靈災發生時產生的灰色的靄一樣的顏色。階段1的靄,階段2的靄柱,階段3是和異形一樣的灰色。

……恐怕這個貓耳和尾巴是靈氣實體化造成的物體吧。

眼睛凝神注『視』。

構成貓耳和尾巴的靈氣是灰色。和一騎身上寄宿的黑色的靈力明顯是不同的東西。

總之這個貓耳和尾巴不是他的東西。是其他的誰或其它的物。

像硬是被添加什麼其他的東西一樣……給人這種印象的灰色和黑色。

異物。像被添加上去一樣的不協調感。給人感覺不自然。是本來應該沒有的異物。附身魔物。

「附身魔物!?附身魔物是……!?」

「附身魔物是那個!?是妖怪什麼附在身上的東西!?」

「那、那、那麼……,我們……!?」

「噢噢噢,那我們是被什麼附身上」

「別說那樣事」

「「「「唉唉唉唉唉————!?」」」」

互相拉著手悲鳴的西尾暉和西尾里奈和立上芹和堂馬廣登。少見的身穿便服的他們。

……是小1歲的晚輩4人。今天也是關係好比什麼都好。

「但是……」

身體稍微隔開距離,『視』視野中構成一騎的全體靈氣。

異質的只有貓耳和尾巴。找不到其他的異物。

無論怎麼凝視黑色的就是黑色,沒有改變。沒有找到灰色。

一騎的身體。五臟六腑全部,只有漆黑的光一種顏色而已充滿到各個角落。

……這個『生成』,沒有『視』到『被附身的人』。

對被什麼東西附身的人靈視的話,體內有異物進入的地方會被覆蓋,普通的話,在本人身上寄宿的靈氣的顏色上,會『視』得到攙雜另外的顏色重疊著。

「是『生成』,不過沒有核心。實體是在另外的地方,影響的一端顯在化嗎」

「是怎樣一回事?」

對尋問的西尾暉他們指示著,濡羽色的貓耳。『視』得到灰色的光塊的東西。

「另外有其它比較大的原因,我們長出來的貓耳和尾巴不過是其餘波。因此我現在在這裡祓除貓耳和尾巴沒有意義。如果不徹底查明事件的根源,就不能得到根本的解決。從我們長出的耳朵和尾巴全部是貓的東西的事來思考的話,恐怕是哪裡有像貓的頭頭一樣的存在……」

「……???」

……啊,不行呀這些傢伙。

絕對不明白。完全不明白。沒跟上來。又來了……。

「……例如,只有你1個人現在在這個房間裡吃了大蒜味噌豚骨拉麵」

「嗯」

「在一樣的房間裡的我們,即使什麼都沒吃,衣服也沾到拉麵的味道」

「嗯」

「我們長出來的貓耳和尾巴,可以說是衣服沾到的拉麵的味道。接著,」

「有味道的原因,總之就是有吃了大蒜味噌豚骨拉麵的傢伙正在某個地方?」

……已經夠了。這個料理發燒友,主夫腦,食狂熱者。

深深的呼了口氣,這時。

咔啦,醫務室的門氣勢很強的打開,臉色大變的春日井甲洋跑進了房間。

「總士!一騎!糟糕了,劍司和衛……!」



【9-3】

「劍司!衛!發生什麼……,唉?」

呼吸急切的衝入醫務室裡的一室,忍不住對進入視野的物體失去言語。



「想著這個貓耳和尾巴的事,也想對這2人確認……就這個樣子了」

「想著咲良大聲說著什麼事,就到跑到旁邊的房間去看情況……就已經是這樣的狀態了」

睡衣姿態的要咲良在手裡握住橙黃色的鞭子的在抱頭,旁邊的是同樣身著睡衣的羽佐間卡農手持紅色的釘頭錘搖著頭。

她們緊握的武器,是她們的對魔武器法夫那的第2形態的姿態。

——『對魔武器法夫那』。

式神中的人造式,人造式中的裝甲鬼兵。設想是對靈災戰鬥而被開發的新的式神。

只有被選上的人才能操作的,達亞特教會的王牌。讓小小的達亞特能成為世界唯一的中立都市的強大的武力。連人類和吸血鬼也沒辦法的第3勢力的根據。達亞特教會的最強戰力。

——『對魔武器法夫那』的第1形態。

是解除第1封印的狀態,俗稱『巨人形態』。只有被選擇的人才能做到的『偶然』。

——『對魔武器法夫那』的第2形態。

是解除第2封印的狀態,俗稱『武器形態』。只有少數的人才能做到的『幸運』。

……而『對魔武器法夫那』的第2形態呢。

那個正是『對魔武器法夫那』是對魔『武器』的緣由,要和卡農手持的鞭子和釘頭錘,是她們與她們的法夫那一起創造出來的,包括對『人類』及異形戰鬥的能力,在全世界只有1個,僅僅是為了她們而存在的『武器』。

「對自己的貓耳和尾巴就充分的感到吃驚了……對吧—?」

「嗯……。總之不通知誰的話不行,春日井君就去叫皆城了。……對吧?」

身著睡衣的遠見真矢抱朱色的步槍訴說情況,同樣身著睡衣的羽佐間翔子抓住水色的弓讚同。

「啊,一騎君!早上好!」

「早上好……一、一騎君……!」

「啊……早上好。遠見,翔子」

被臉頰被染成紅色的2人,興奮的打招呼的一騎,非常普通的回以早上的寒暄。

……遲鈍。

「……喏,你也再努力吧」

「哇,我…並沒有………」

「沒辦法呢。……一騎!對我們就不打個招呼—!?」

在卡農旁邊私語什麼促催她的要,回頭發出很大的聲音。

「……?咲良和卡農也是,早上好」

「是,早安」

「早、早上好……、一騎……!」

穿著睡衣一邊歪著頭一邊寒暄的一騎,對看起來一臉滿足的要和稍微臉紅的卡農回以寒暄。

另一方面,在一騎後面的甲洋和西尾暉,用不太有趣的臉注視臉頰染紅的羽佐間和遠見。

……還是一樣遲鈍。

總覺得忽然感覺很不放心,拉緊披在睡衣上面的制服。

這是平時的早上的光景。

一騎,和對他抱持好意的她們,和對她們抱持好意的他們。

2年……不、4年過去了,不過一樣沒有變化,豈止如此,倒不如說感覺更加扭曲複雜化的混戰模樣。誰想辦法解決吧。特別是現『教會最強』殿下那已經讓人絕望的感覺遲鈍。

……,不對,不是那樣。

「甲洋前輩,沒有和劍司前輩們在一起嗎?」

「啊,嗯。我在昨天的上午出院,昨晚回到自己的家」

「是那樣嗎?啊,前輩們和貓耳非常相稱—!」

「謝謝。你們也很適合」

對身著便服的立上和西尾里奈的問候,同樣身著便服的甲洋柔和地笑著回應。

吸血鬼比起人類自我治癒能力比較強。

各個種族之間有差,甲洋和劍司和衛的出院時期好像也因此產生了差異。

笑著的後輩4人也分別長出和頭髮一樣顏色的貓耳和尾巴。同期的7人也分別長出和頭髮一樣顏色的貓耳和尾巴。是除了長出貓耳和尾巴以外,與平常一樣晴朗的早晨的光景。

「……,所以不是吧……!」

「怎麼了,總士?」

來自左邊的提問。

用左手捂住額頭低頭,顫抖的右手的食指指向前方的『那個』。

呯。

左手放平用右手敲一下拳頭的一騎,是錯覺嗎,眼睛閃耀著光茫瞧著被指向的地方。

「大蒜味噌豚骨拉麵!」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……要怎麼表達出來?

灰色的貓人偶裝。

好像被灰色的毛皮覆蓋全身的,巨大的貓人偶裝的物體,而且不只1尊,有2尊。

在醫務室裡用2腳站立。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用2腳站立,巨大的灰色的貓。

大小是頭頂快到天花板附近。被並不長的灰色毛皮覆蓋的身體,適當地圓滾滾。灰色的兩個耳朵有時有邊會抽動一下擺動,灰色的兩個眼睛看起來很有興趣地注視著我們。

粗長的尾巴擺動著在掃著地板一樣搖晃,在前頭分成兩條。

並且其中有灰色的物體。

比什麼都重要的,視線釘在我們身上,是感覺很噁……也不對,很奇怪的物體呢。

「總士—!幫幫我們喵ー!」

「救救我喵ー!」

在直立的2尊貓的胸口分別被埋入,近藤劍司的臉和小楯衛的臉。

簡直像鑲入木炭製作的雪人的眼睛一樣,在灰色的毛皮中被塞入劍司的臉和衛的臉。

……要如何表達才可以?

那個……非常難說……不,很難說出來,要說什麼……總之,那個……。

「你們2個人,感覺真的很噁心」

「好過份喵ー!一騎好過份喵ー!」

「一騎!等一下給我記住喵ー!」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對以嚴肅的面孔斷言的一騎,埋在貓的胸口的劍司和衛淚目吵鬧著,用一絲不亂的動作對一騎的發言用全力點頭的遠見他們和後輩們,都若無其事地偏開視線。

「「喵ー……!」」

搖晃的兩條尾巴。

預先抓住眼睛發亮,抱住打算馬上撲過去的Sein和Nicht。

在醫務室的裡面。

以2個後腿直立的巨大的灰色的2尊貓。

俯視這裡的2對眼睛和毛色全部是灰色。是平坦無機質的灰色。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今天早上起來,我們的頭上長出貓耳和尾巴。

思考之前發生的與異變有關的事,重新再次整理思考。

之1。我們長出了貓耳和尾巴。那些是靈的物質憑依著我們。

之2。有貓耳和尾巴不過是餘波,原因是從別處的哪裡所引起的事態。

之3。不說長出耳朵和尾巴,被塞進巨大的貓的身體內的劍司和衛的2人。

「……!」

凝神注『視』。

用靈視能看見的灰色的光。可以看見綠色的光和茶色的光上面分別重疊了灰色的光。

不對,應該說綠色的光和茶色的光被灰色的光完全包進去,才是正確的表達嗎?

……生成,附體魔物,憑依。被這個附身。完全的被附身了。

凝神細看的話,能看見從這2尊貓溢出淡淡的灰色的光,充滿這個醫務室飄浮著。

簡直像晨霧一樣的灰色的光,從門的縫隙中開始流出,向地下巨大的設施『亞爾維斯』的全體擴散開來。

……早上起床後我們就長出貓耳。這個異變的原因,怎樣思考也……。

『總士君!』

叭,突然從走廊飛入了白色的鴿子。

達亞特教會中樞放置的CDC役使的式神,用真壁史彥司令的聲音叫喊著。

『不妙了!在亞爾維斯內部有靈災階段3,「類型•Cat」,「貓又」的反應!』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啊,是的。原因。是原因。完全在眼前。真的是已經夠了。

「…………劍司,衛」

原因。生成的核。貓的頭頭。如果以一騎風格的說法『吃了大蒜味噌豚骨拉麵的傢伙』。

「到底是做了什麼呀,你們……!?」



【9-4】

「…………你們是笨蛋嗎」

第一位開口的要的一句話。除了那邊的2人以外的全體人員都大大地點頭。真巧,我也是持相同意見。



「「「「嗯,也就是說……」」」」

西尾里奈和西尾暉和立上芹和堂馬廣登。

比我們都小1歲……1132年生的後輩4人,互看彼此的臉。

「昨天的下午,因為很閒,所以潛入了『亞爾維斯』中層發現的倉庫……」

「用放在那的掃除用具,玩『武打游戲(ちゃんばら)』……」

「把放置在倉庫的架子上面的壺,弄掉到地板上打破了……」

「因為不想被責備,藏到房間角落的木箱裡逃走了……!?」

「「就是這樣喵ー!」」

「喵ー不是的!」

啪的,要揮著橙黃色的鞭子往下打地板的聲音,劍司和衛發抖。

「到底做了什麼呀,這2個人……!?」

卡農緊握紅色的釘頭錘抱頭呻吟。

像你們已經18歲了,應該是引導的後輩的立場啦,以升格為中級作為目標的人啦,這個那個的一直說,不過由於衝擊太大的原因這個那個地不成話語。我有同感。

簡直像小孩子,說不定連小孩子都不會做了的太過於幼稚的行為,吃驚到說不出話。

想起自己對他們一次也沒見到面的2年……不是,是4年之間有了相當的成長的評價,偷偷的取下靜靜的把它放在衣櫥的最下層收起來。

也確實是有有所成長的地方,不過希望是平衡很好地成長。

這樣說有微妙幼稚的部分,重點是複雜化的人際關係。特別是人際關係。

「但是知道長出貓耳和尾巴的原因真是太好了……」

「嗯,如果知道原因也能思考應對的方法……真是太好了……」

遠見和羽佐間手臂環抱住朱色的長槍和水色的弓笑著。

確實在笑著,不過她們的眼睛正全力的將灰色的物體從視野中逐出,凝視著別處的遠方。我了解妳們的心情。這個只能逃避現實。只有逃避現實的選擇。

「……!」

「……!」

眼睛凝注『視』。

進入視野的灰色的光。無機質平坦的灰色。靈災的時候看到的灰色的靈氣。

——『靈災』。或是『靈的災害』。

充滿在世界流動的『靈氣』的均衡崩壞,產生的『瘴氣』引起的災害。

——『階段1』。

不能期望會自然地的恢復靈氣的偏向。人體的靈的受害,換言之會給予精神的受害的狀態。

——『階段2』。

除了靈的受害之外又加上,會給予周圍的物理的受害的狀態。進行的話帶來『境界破壞』。

——『階段3』。

散佈大量的瘴氣使境界破壞發生,『異形』的出現會讓周圍的瘴毒更加擴散的狀態。

……有兩條尾巴巨大的灰色的貓。

憑依於劍司和衛的貓不是普通的貓。靈災階段3,類型•Cat,『貓又』。

「總士,找到了喔!」

「大概是這個吧,劍司和衛說的壞掉的壺……」

咔啦的滑開橫開的門,到倉庫去的一騎和甲洋回到醫務室。

2人翻倒抱著的木箱,在醫務室黑色的地板上散落很多土色的碎片。

「與在『亞爾維斯』的中層……技術部的同一層樓的倉庫發現的」

「劍司,衛。你們弄壞藏起來的東西,就是這個沒錯嗎?」

「對喵ー!就是這個喵ー!」

「沒錯的喵ー!」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回答甲洋和一騎的發問的,是被埋在貓的胸口的劍司和衛的臉回答的。

……順便說一下,語尾的「喵ー」好像是強制性的。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散亂在地板上的土色的碎片。在破碎的土器表面有用黑色的墨描繪的複雜的紋樣。

「……果然是那樣。這個靈符也是封印符」

從壺的碎片飄然落下的長箋型白紙。拾起已經老舊的靈符。

「他們是在這個壺中被封起來的……靈災階段3的『異形』」

封印符。

還在土器表面描繪上紋樣也是為了封印的術式,有著強化靈符的效力的力量。

「由於壺破碎所以封印被解開,在那時最為靠近的劍司和衛才會被憑依的吧」


「總士」

耳朵被感覺舒服的聲色的叫喚。

視線從老舊的封印符朝上,在左邊的地板右膝彎曲的一騎看著這裡靠過來。

「怎樣,能祓除嗎?如果要修理壺需要膠水嗎?要去找嗎?」

「啊,不……,就這樣也不是不能祓除……」

「「快點喵ー!」」

「你們安靜!」

啪,鞭子打到地板發出了好像很痛的聲音。

都事到如今才說很抱歉,不過被『對魔武器法夫那』的第2形態拍打了好幾次,醫務室的地板不要緊嗎?如果塌了怎麼辦。好在下層沒有人太好了。

「————……」

凝神注『視』。

一騎頭上的灰色的光,只是在黑色的光的上面恰好的附著。

沒有深入到黑色的光中也沒有侵蝕的樣子。

注『視』房間的裡面佇立的2尊貓。

灰色的光,只是包覆住綠色的光和茶色的光而已。纏住他們的灰色的靈氣,沒有打算弄傷誰的身體的動作,只是平穩地與我們互相接觸。

「……一騎。你……怎麼『覺得』?」

「總士?」

……真壁一騎的感知。

現『達亞特教會最強』這個稱號,世界唯一的『對魔武器法夫那』第3形態可能者所有的頭銜,無論如何,往往只有被他壓倒性的戰鬥力而奪去目光。

真壁一騎,其實對靈氣的感知能力也卓越的高強。

——『感知』。

視,聽,嗅,味,觸的概有的五感不同,完全是新的第六感,用於捕捉靈氣的能力。

採用視覺捕捉靈氣的『靈視』不同……不對,根本上是次元的不同的能力。根本上的不同,直覺的就能理解到的力量『感知』。

……真壁一騎的『感知』出類拔萃的高。

與他的母親『真壁紅音』並列,被達亞特教會評價史上最高,他的靈氣感知能力。

「我……對他們持有的惡意,『沒有看到』」

「是嗎……。……嗯,我也是。對他們的敵意,『沒有感覺到』」

……真壁一騎的『感知』與皆城總士的『靈視』。

如果2個答案重合的話,那就可以信任。我從前就被那樣告知過。

「——術式重寫。封印轉換成火焰。燒盡吧,急急如律令!」

啪、的。

投下的封印符燃起赤紅火焰。火焰將壺的碎片連灰燼也不留,一個不剩的消除。

「「喵ー!?壺—!?喵ー!?」」

「劍司,衛。你們2個人,暫時把身體借給他們」

在巨大的貓咪們的胸口附近。被感覺很棒的灰色毛皮埋住的2人的叫喚置之不理。

仰視的巨大的灰色的眼睛。交互凝視2對瞳孔,對『貓又』詢問。

「……這樣就好了?」

『『……!』』

一閃。

2對無垢的灰色雙眸,浮起純粹的好奇心閃耀著。也許是心理作用看上去很高興。

「總士,我不了解你的意思?」

「要,這個貓又好像想和大家玩。既然是階段3。我想會變成很好的鍛鍊?」

「什麼,這不是很有趣嘛!比和這2個人修行還要來得更好,看起來很有趣!」

敲一下雙手,浮起不懷好意的笑容的要的身旁,卡農和遠見羽佐間也大大地點頭。

「我也想加入!」

「我也想要!」

「我也是……!」

「我們也拜託您了!」

後面的晚輩4人統一舉手示意,浮現出苦笑的一騎甲洋好像也沒有辦法反駁。

大聲吵嚷熱烈的同期們和後輩們和貓又們。

好像很高興的搖晃著粗大的灰色尾巴,Sein和Nicht等著撲過去。

……若干2名當然是放置。

好,環視熱鬧的團體之後,要舉起右手拳頭以滿面的笑容宣言了。

「那麼,換好衣服吃完早飯,大家一起去『訓練場』喔—!」

「「「「「「「「喔————!」」」」」」」」

————在那個次日。

大玩特玩後好像很滿足的貓又們消失了,我們的貓耳和尾巴也不見了。

————那之後。

劍司和衛的『武打游戲』,又再度把別的倉庫的壺弄破引起騷動。

…………那個又是,另外的故事了。


to be continued……?